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二百一十七话 危机奇袭

发布时间:2020-01-16 19:04:00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二百一十七话 危机奇袭

“这间寺庙呢,我很久以前就看到过,一直很想来呢。”说完这些话的暗香迈着轻的步子向前走,在她的身后侯存欣不够自信的跟着,虽然这气氛就像是游玩,但是侯存欣完放松不下来。

比起去关注这份不和谐,侯存欣的接上了前面的话题:“可是为什么呢?一直想来是什么意思,我可从没见你的这份兴趣的。”话说到这份上,暗香忽然将脑袋向着后方倾斜了很久,她就这么站在坡道上方,侯存欣甚至开始担心是不是她已经出神到昏了过去。

可是没有,暗香没有倒下,也没有想要支吾什么,回转半个身子的暗香透露着她本身的魅力,非常天真的言辞看似心,却又让侯存欣不知所措:“不知道,我甚至都不记得当时为什么要说来这里的了,抱歉,存欣我隐瞒了一件事情,包括对你。就在近我已经渐渐发现不能控制自己的额行为了,思考变得很微妙,行动变得很随性我”

“什么也别说。”生怕说出什么就要失去对方一样,侯存欣霸道的冲上前牵过暗香捧在胸前的手。这份温暖和强力持续的传给了暗香,同时侯存欣也能立马从暗香小小的手掌中感受到不安,那种颤抖和冰冷是前所未有的,也许比起昨晚自己当头一吻时变得加冰凉,简直像个死人。

比任何人都敢想到诅咒的侯存欣面对暗香却比任何人都不敢提,这该死的东西究竟会毁灭什么呢?是暗香的生命还是灵魂,或者是大的代价。初如果这诅咒到乔治的手里会怎么样呢?思前想后的侯存欣对于整件事甚至是未来都是一团模糊,他发现自己都要法独立思考了。

他们相互携手来到了这道坡度的上层,可是行走在山林之间的他们根本没有找到标记,没有行人,这个地方与其说是与世隔绝不如说真的是世外桃源。相较于远方烦恼的城市,那风云未定的战场,这里能够成为人类老去的归宿再好不过,假如侯存欣能有这个命的话。

“就在上面。”暗香忽然眼神明亮起来,她的口气变得坚定比,忽然抛弃刚才的声弱就像是脱去一件衣服迅速。接下来几乎不给侯存欣质疑的机会,暗香反而向前走去,她的速度和力道足够拖着侯存欣向上攀爬。

每当的台阶转向他们的面前,侯存欣就变得越发不能自信,这里安静孤僻。甚至远离尘嚣,然而相反的在当前的不明状态下,这里就有可能是一片危机之地。侯存欣忽然想到为什么暗香要定在这里。引狼入室这种词汇只是在脑海中盘荡一瞬间就隐去了,因为侯存欣仍然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熟知的暗香会这么思考问题。

一切不到今晚结束就不会知道,即使是侯存欣现在去追问,只怕回过脑袋的暗香又会一脸茫然痛苦的回忆自己所作所为。跟着或者说静观其变就是现在侯存欣存在的意义,这或许就是暗香会信任的叫来侯存欣而不是别人的原因吧。

远在不知何地的位置。黑暗中的人们正在焦急忙碌着,他们像是勤劳的蚂蚁,妄图收获自己的春天。这些家伙忙碌的当口却有几个前排的人影站着不动,他们明显的和别人不同,可是却又混在其中法辨识。

“泡芙,你说为什么不动手呢?”稍小的人影发出女孩稚嫩的嗓音。她在喊着的正是堕落十人组中擅长变化的某位。可是对方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对于这个女孩的期待,泡芙喜欢钓着。

“植野暗香依旧是我们的重要对应对象。没有什么比击败降服敌人的女儿要来的重要的。然而,因为她接受了诅咒,这件事情令维吉尔大人很头疼,大人下命令叫我们不必前进,我们只需要看看落入陷阱的某人怎么跟恶魔的替死鬼们挣扎的就可以了。”

这个叫做维吉尔的人就是十多年前怨灵大战的主谋之一。这个堕落的死灵法师没有死,反而成为了这个组织中举足轻重的一员。从泡芙提到的口气和少女被这个名字平复疑问来看。维吉尔的存在和他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甚至是举足轻重的。

可是即使如此,充斥少女心中的却是难以抑制的不愉,很明显的旁人会以为轻浮骄傲会成为这个稚嫩女孩的通病,可是不对。说话的女孩虽然是萝莉外形,却具备着完不同的力量和经历,她就和这里的所有人一样曾经被乔治击败并遭受到难以置信的毁灭。

“不管怎么说,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要出动了。泡芙,那位大人只是叫你不要轻举妄动,可是却没说怎么个妄动法,我想这也是需要我们给出转机的。”响亮的嗓音几乎震碎黑色空间中覆盖的颜色,这肃穆的黑暗像是玻璃一样颤抖着。仅仅是说话,这个成年的男子就具备着强大的力量,别说他对泡芙说想要求出战的提议了。

“莫文!!!你就别出现了,不久前御林的小卒刚一显身就被摆平了,你若出场就再没有结界可以安的奇袭了。”泡芙想要说出自己的意见,可同样被莫文支吾了过去,黑暗中的这个成年男子几乎可以俯视泡芙的身形,可是叫做莫文的家伙依然不敢逆着泡芙的意思,这就是组织,堕落者之间维护的信条。

论怎么阻止,就连泡芙自己都知道,维吉尔的意思就是要勇敢的试探,试探那令人压抑的远古生灵背负的诅咒。可是究竟是怎样的出动,究竟要怎样的勇敢,维吉尔走之前根本没有说,完交给了泡芙自己斟酌。

整整的一个早上,暗香和侯存欣都在忙活着,他们的双脚好像是额外生长出力量的源泉,向着山顶冲刺。这景象就像是少林寺的武僧们晨起锻炼一样,可是在他们的眼前这个比不上少室山的山峰却遥遥不可及,就像是中了幻术一般,所有判断方位的计划完失败了。就在此刻如果遭到什么伏击,哪怕只是普通的野兽也可以对他们造成危害。

侯存欣越发奇怪为什么暗香就能莫名其妙的想到这个位置,这个连灵子流动都不算速的位置。在这片贫瘠的山丘中竟然完感受不到灵气,也许这里会是侯存欣认定少有灵脉的山川景色。完失去方位和限制住灵力释放的侯存欣也渐渐感受到山林带来的压迫,这里的万事万物都不欢迎这远方的来客。历经数个世纪,甚至久的演变这里虽然不够雄伟,不够绵延可是却意外的古老,灵力不像寻常的名山大川一样充盈可是却处不在的散落四方,其实合起来算的话,这里作为灵脉都委屈了它。

“存欣,小心。”谨慎说完的暗香立刻让侯存欣开始戒备,可是她本人没有一点想要假面化的意思。已经经历太多法置信的侯存欣变得很是顺从,假面的白光瞬间灌向高空,冲开了一朵白云。很明显感受到侯存欣顽强力量的暗香竟然浑身轻松的险些向后摔下山崖,经过侯存欣的扶正后,暗香的精神稍微的好了一些,然而还是变得很奇怪。

现在的暗香像是变了个人,可是又不是,真正的植野暗香时不时的就会穿插进来,同时让自己陌生的那个性格也会毫声息的融合进暗香的言行。

“敌人很多,但都不是重点呢。”就像暗香所说的那样,山间小路的上上下下已经很清楚地充满了黑色的暗影魔,看来一直以来被窥伺的缘由应该来自暗影魔,又或者说不是。这些普通的恶魔并不能给侯存欣这样的上校造成伤害,只不过在那之间却站立着高耸的大恶魔。他们除了体形和外表之外,比暗影魔有很大的不同。即使依然充当杂兵,这些家伙却非常的智慧,而且总是拥有一些让人头疼小能力。

不得不说,如果平时的暗香加侯存欣一定可以在这里杀出血路找到支援,可是现在他们二人都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来到山林后,侯存欣的身体变得加敏感,这里充斥着他所不熟悉的力量。而这力量就恰到好处的抑制这侯存欣体内灵子的提炼,让他变得困难行动。适应于高浓度灵子战斗的侯存欣,在这里感受到的却是完稀薄分散的灵子,这种变化看似渺小却大大的影响了侯存欣的水平。

与之相对,暗香自然也会以为山林受到影响,再次基础上她还在近被诅咒搞的精神恍惚,天使之力,人力,假面现在又是诅咒在这个十六岁女孩体内乱冲乱撞。这造成的毁灭对于仅仅保持理智站着的暗香来说已经很了不起的了,加悲惨的是,暗香发现自己居然法正常的假面化了,不知是山林还是诅咒的影响,在这里暗香完听不见凤雏的声音。

可是呢,他们的对手那些人海般的恶魔们却不会太受影响,因为他们本身的能力和威力就低的可怜,他们丝毫感受不到限制,就这样一场艰难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可是就在暗影魔蓄势待发之际,暗香左脚虚浮的软了一下,她整个人在侯存欣的眼下单膝跪了下去。

可就在这时,战斗开始了

柳江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同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最新治疗方法
云南癫痫病专家
陕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