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白银霸主 第七百零九章 得到毒经

发布时间:2019-12-04 14:01:33

白银霸主 第七百零九章 得到毒经

此刻的严礼强,就像一台冰冷而又暴力的机器,他感觉到了太医令身体的变化,但是,他动作却没有停下来,反而变得更加的暴力和恐怖……

太医令膨胀的身体把他身上的官服撑破,露出身体下面那如怪物一样可怖的身体,膨胀的身体给太医令带来更加强大的力量,太医令极力想要摆脱严礼强的控制,但是,在严礼强那一身强大到非人的力量之下,太医令的膨胀的身体带来的力量,依然不够看……

“咔嚓……”一声,太医令的手断了,粉碎……

那是被严礼强拧捏住的手腕,在整只手臂都变粗变大的时候,只有严礼强拧捏住的手腕,粗细大小还是和之前一样,两边变得粗大无比,只有中间是细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杠铃,最后这手腕终于经手不住严礼强手上的力量,直接被捏断……

一条尾巴从太医令的身后伸长了出来,但还不等那条尾巴动起来,那条尾巴就已经被严礼强踩住了。

身体动不了,太医令那如怪物一样的脑袋狠狠往后一仰,就撞在了严礼强的额头上,这一下,在金钟护体神功练到六层的严礼强没有事,反而是太医令那怪物脑袋的后脑勺的位置一下子鲜血崩裂,自己撞出了一个口子。

“吼……”太医令挣扎怒吼着,严礼强又狠狠的用自己的额头撞到了太医令的后脑勺的位置,大片的鲜血飞起,那个怪物的脑袋直接被严礼强撞得如秋千一样在脖子上晃荡,而不等太医令再反击,“轰……”的一声,严礼强脚下和手上同时发力,重重的把太医令已经变成邪魔的身体按得撞在了墙上,撞出一个大坑,那大坑旁边的花岗岩,还龟裂出一大片的裂缝,紧接着,严礼强一个膝顶,直接撞在了太医令的脊椎上,在太医令脊椎碎裂爆裂的炸响之中,直接把太医令的身体再次砸进了去一尺多深,与此同时,严礼强手上的黑鳞剑,从太医令的左胸使劲儿切下,锋利的黑鳞剑的剑刃,直接从太医令那具怪物一样身体的右腰位置剖出

,把那个怪物一样的身体几乎从躯干中间斜斜切成了两段……

那个怪物的身体猛烈的挣扎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挣脱……

下一秒,严礼强手起剑落,黑鳞剑化成一道寒光,直接从太医令那怪物脑袋的后脑处灌入,狠狠的刺了进去,然后从那个怪物脑袋的前额处透了出去,把那具怪物一样的身体完全钉在了密道的墙上……

黑鳞剑上剑气,已经把那个怪物的脑袋里搅成了一团浆糊。

大脑被贯穿,那具挣扎着的怪物身体至此瞬间静止下来,一动不动了,如一块被腌制好的腊肉一样,被挂在了墙上,只有鲜血淋漓的流淌了下来……

严礼强退后几步,靠着身后的墙壁,胸口起伏,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他今晚原本就有伤在身,无法完全发挥出自己的实力,这一番的近身搏杀,剧烈无比,牵扯到身上的伤势,让严礼强刚刚平复下来的身体,又发作起来,一口鲜血,几乎从严礼强的胸膛之间涌到了咽喉位置,又被他狠狠的咽了下去……

从他第一剑刺入到这个邪魔的心脏到最后,整个过程,也就四五秒钟,一切就已经结束了,化身太医令的这个邪魔,最后连发挥实力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严礼强灭杀在这个密道之中,死得无比憋屈。

说实话,严礼强一直摸不清这个邪魔的真正修为高低,如果双方放手一搏,严礼强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说不定还会被这个邪魔跑了,眼前的这条密道,正是搏杀这个邪魔的绝佳场所。

喘息了片刻,严礼强再次从身上的药囊之中掏出一瓶药,再次给自己灌了一次药,才一把拔出自己插在密道墙壁上的黑鳞剑,那个邪魔的身体,也才一下子从墙上掉了下来,软倒在密道之中。

这是严礼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打量一个刚刚还活蹦乱跳的邪魔,这具尸体的躯干已经被严礼强蹂躏得千疮百孔,失去了原本的样子,不过依然还可以辨别出之前的模样。

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鳞甲状的皮肤,和人类差不多的手,手上的指间如刀锋一样锋利,还有一条如变色龙一样的尾巴,额头上还有一支短短的角,一张犹如鳄鱼一样的脸,血红的眼睛,眼前的这个邪魔,和当初林擎天化身的那个邪魔,完全一模一样。

如果可以,按照玉罗宫的规矩,严礼强应该把这具邪魔的尸体带到玉罗宫陈列起来,不过这种时候,想要再带走这具尸体显然有点困难,严礼强也就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

最后看了这具尸体一眼,严礼强把黑鳞剑插回剑鞘,重新拿起自己的陨铁长枪,抹了一把自己脸上被溅射到的鲜血,然后继续朝前走去,刚走两步,哗的一声,严礼强一脚踢在一片太医令碎裂的官袍上,那官袍里有东西,发出一声响动。

严礼强低头,挑开那块官袍的碎片,发现官袍下面,有一个长约半尺,宽约三指左右的古色斑斓的盒子,他拿起盒子,发现入手冰凉,那个盒子似乎是某种石材或者是玉石,仔细看了看,那盒子的外面光滑无比,有一层厚厚的包浆,盒子下面有一个小小的暗扣,他轻轻一按,盒子打开,盒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在盒子的内层和底部,有如折扇的扇骨一样折起来的十多页的石片,那石片上用微雕的手法密密麻麻的刻着不少蝇头小字——《噬魂毒经》……

严礼强呆了呆,看了看旁边不远处的那具邪魔的尸体,再看看手上的这个盒子,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收获,这东西,应该不是那个邪魔的,而是那个邪魔从哪里夺来的,那个邪魔是白莲教的毒王,想必本事就是从这本毒经上学来的……

严礼强收好手上的毒经,继续朝着密道的前面走去,在密道里走了差不多上万米之后,终于来到了密道的出口位置。

这个密道的出口是一口井,严礼强人还没有从那出口出去,就已经嗅到了出口外面浓浓的血腥味道……

宝宝感冒吃什么好
3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三岁宝宝咳嗽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