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龙醒法师 章十四 换我主动了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0:27

龙醒法师 章十四 换我主动了

“目标就是你。”芭芭拉说。

之前她看到恺撒的第一眼就觉得是目标了,全面审视三遍后判定八成是目标,看到恺撒逃跑时基本确认是目标。

而现在,她第四次强调、同时也完全确认恺撒是目标。

这样反复的确认,足可见紫荆军对恺撒这个目标的重视。

即便是手指遭受了重创,也没让芭芭拉的嗓音颤抖分毫。风吹过沼泽。少女精致的瓜子脸上只有认真,还有决不允许恺撒脱离视线掌控的慎重。

“你这是……什么意思?”獒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恺撒,又看看芭芭拉,说道,“听你话里的意思,你认识这家伙,而且你本来就是要来抓他、或杀他的?”

獒本就有点奇怪,为什么身为紫荆军一员的芭芭拉和自己的军队偶遇,无所事事地似乎不知道要做什么。

在獒的概念里,芭芭拉之前应该是配合自己,一起追捕恺撒这个“帮助风雷法师们逃跑的来历不明者”,但现在看来,就算没有之前的事,那人也是芭芭拉的目标。

真正的统帅都很敏锐,仅仅是一句话,就能判断出许多事情。

獒又问了一遍:“你认识他?”

“不认识。”芭芭拉摇头,目光始终没从恺撒身上挪动分毫,头也不偏地回答獒说,“不过这人是我们紫荆军的追猎目标,他是紫荆军成立后的第一个目标,也是目前唯一的目标。”

说到这,芭芭拉顿了一下,然后放缓了口吻,同时加强了语气,接着道:“獒统领,我希望可以暂时征用你和你的军队,协助我一起杀死目标。”

獒被从前线调回的理由,或者说他目前的职责,是杀掉所有被凤凰救走的风雷法师。

按道理,芭芭拉没有资格调配统领,唯一能强制中止一名统领原本的任务的人,整个北国只有一人,那就是大统领。

可听了芭芭拉的请求,獒略一沉默,便微笑点头:“可以。”

紫荆军是目前王朝的第一强军,这支在一夜间冒出来的军队,超越了曾经的第一部队黑旗军,不仅实力强劲,诞生后的一系列动作,更是让众多王朝高层都没看懂。

獒现在机缘巧合下能参与到紫荆军的行动中,这样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

更何况恺撒这样一个存在太罕见了,獒心中其实很兴奋,他觉得自己隐隐触碰到了某些非常关键的东西。

“那些龙醒者完全是一盘散沙,我的部下们完全可以处理。那么,我就在这里好好玩玩吧。”獒心中有了决定,反而将之前强势之极的能量气息收敛了些,不再说话,安静看芭芭拉接下来如何行动。

獒习惯性地轻舔嘴唇,心里默默想着:“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精纯而细腻的能量涌上芭芭拉受伤的指尖,暂时封住了所有的伤口,算是对常人看来严重之极的伤势的紧急处理。

然后芭芭拉压低重心,竟是打算立刻再次投入战斗,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也不顾自己的伤势,就是要将恺撒以最快的速度干掉。

獒心中暗自吃惊,不过没有多问,他只是默默调整好状态,观察的同时,也时刻准备着配合芭芭拉行动,一同击杀。

其实站在獒的角度,他是希望活捉后拷问的。

但芭芭拉这么坚决的杀意肯定不会没有理由,那就再看一下吧,老实说獒刚才和恺撒在半空中交锋一回合后,他不觉得芭芭拉和自己能轻易杀死恺撒。

当然,在自己和芭芭拉这两名强者的联手之下,恺撒想要逃跑,也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

“所以,这人会怎么办?”獒心里习惯性地推演着各种可能的情况,“他现在要么拼死一波看能不能重创我和芭芭拉中的一人,要么就转身逃跑不要回头也不要还手,拼着硬挨我和芭芭拉的联手一击而不死的话,说不定能强行跑掉。就这么两种选择,就看他怎么选了……”

獒仔细盯着恺撒的一举一动。

恺撒这个在獒心目中来历完全不明、到了现在甚至还看不出职业和种族为何的人,从刚才到现在没有任何言语和动作。

而这时,恺撒终于有反应了。

只见他举起双手,说:“我投降,我认栽。求别打,求放过!”

獒:“……”

老实说这时候恺撒心里很无奈,他不知道自己是谁,除了名字之外忘记了有关自己的一切,除了要去南方这个不明来由的信念之外,如今的他毫无方向。

这种情况下,忽然跳出来两个人追着自己要杀

,这算什么?

尤其眼前这两个家伙的实力还如此强悍!

刚才恺撒分别和芭芭拉与獒分别交了一次手,虽然交锋很短暂,但已经足以判断出许多的信息了。

恺撒可以确定的是:单独对上獒还有胜算,逃跑没问题;单独对上芭芭拉估计打不过,逃跑勉强。

而如果同时对上这两人,打是肯定打不过的,逃跑的概率更是不足两成!除非……

“我是不知道你们干嘛一看到我就这么盯上我。”恺撒高举双手,平静说道,“不过反正我是不打了。”

芭芭拉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如果我就是要杀你呢。”

恺撒无奈道:“我能问下为什么吗?”

“上头的命令。”

“上头的命令?”恺撒若有所思,“两位都是战斗法师?这么说,战斗法师要杀我?”

“可以抓,也可以杀。”芭芭拉漠然说,“不过我这人有点怕麻烦,加上我感觉你非常危险,所以我应该会直接杀了你了事。”

“这样啊……”

恺撒认真思索了片刻,然后无比认真地看着芭芭拉,问道,“那可以告诉我一件事吗?”说着恺撒反手指着自己,“被你们下令活捉或追杀的我,是谁?”

獒一愣,心想这算什么鬼问题,哪有人不知道自己是谁的。

然后就听到芭芭拉说:“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谁。”

恺撒挑了挑眉,说:“你们战斗法师好像和风雷法师是对立关系,所以我是风雷法师喽?”

“不知道。”

“那……我是森林族?”

“不知道。”

“我有没有可能是战斗法师?你们战斗法师里的叛徒?”

“有可能……不过我不知道。”

“恩,这样……”

芭芭拉这时的脸色已经有点古怪了。

而一旁的獒,这位素来以冷静、敏锐、大胆、强硬、以及狡猾著称的北国最年轻有为的统领,此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什么情况?我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他很想说。

这见鬼的是什么对话啊?!

芭芭拉口口声声说恺撒是她必杀的目标,可到头来有关追杀目标的一切信息都是一句“不知道”?

獒非常善于洞察人心,他死命盯着芭芭拉的神情看了好久,没看出任何作伪的成分。芭芭拉不是假装不知道目标的身份,也不是懒得和目标人物多说,她是真的不知道!

而那个目标人物……这人更加匪夷所思,他投降认输其实没什么,他问芭芭拉为什么要盯上他也还可以解释。

但这家伙之后问出来的几个问题是什么啊――我是谁?我是不是风雷法师?我是不是森林族?我该不会是战斗法师的叛徒吧?

尼玛兄弟你是在演吗?应该是在演吧!你说的是人话吗?!

獒转过,头盯着恺撒那认真得没有半分做作的眼神,第一次对自己引以为傲的看穿人心的洞察力产生了怀疑。

“芭芭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獒无法继续保持沉默了,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芭芭拉摇头,“目标人物的具体的个人信息,上头完全没给。不过现在看来,这人可能在自我认知方面有问题,当然前提是他没有故意在演……”

獒和芭芭拉都被恺撒的反应和表现搞得有些迷茫,当然也不怪他们,毕竟谁遇上这样的怪事都会懵。

而恺撒这边,倒是在认真分析着刚才得到的信息。

刚才恺撒看似什么信息都没得到,但其实他推出了一个非常关键性的东西。

战斗法师出于某些理由盯上了自己,而且和失忆了的自己一样,对方对自己的信息几乎一无所知。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一眼就盯住自己,对方凭什么来判定身份?

恺撒忽然再次抬手,指尖上一缕穿刺之意若隐若现。

可以看到獒的反应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芭芭拉却立刻双目一凝,表情凛然。

“呵,原来如此。”恺撒双眼渐渐眯起,心里感觉有数了,“战斗法师,是通过这道穿刺之意锁定我的啊。”

虽然很多事情还是弄不清楚,虽然有关自己到底是谁,还有那些失去的记忆,都还是一片模糊不明。

但恺撒已经有一个可以追溯所有未知的一个基本立足点了。

“本来我是真的不想打了,想要避战的。”恺撒轻轻吐了口气,“不过这是在我只拥有一道穿刺之意的情况下。”

丹田之中,专属标枪所隐藏的气海深处,第二道穿刺之意正有些艰难地,试图和第一道汇合,好似破茧而出。

这第二道穿刺之意本来还在潜藏状态下,但高强度的战斗永远是最佳的修炼催化剂,重压之下,第二道穿刺之意几乎就要挣脱出来了。

在獒和芭芭拉眼中,恺撒身上的气息渐渐变了。

原本那种随时都可能逃跑的飘忽不定让人难以捉摸的气息隐退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实、稳定、同时带着极度锋锐的进攻意味的凶悍味道!

恺撒缓缓开口:“你们盯上我,不是因为我帮了那些风雷法师啊。你们盯上我,只是因为我是我,是因为我掌握的这一独特力量。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但你们背后的人应该知道啊……”

“那就简单了啊!”

恺撒咧嘴,笑了笑,“刚才是你们追我,现在要变一下了,我不会再逃,也不会投降了。因为我反而要盯上你们了!”

恺撒点指芭芭拉,稳稳说道:“你,和我一起去南方。”(未完待续。)

宝宝咳嗽一个月了还没好怎么办
宝宝健脾胃推拿
血栓怎么治疗
轻度动脉硬化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