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金喜善输血保童颜美貌网友汏呼韩國美女太惊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07:14:41

金善姬:以艺术温暖生活

金善姬简介 东京森美术馆(Mori Art Museum)的资深策展人,一直致力于亚洲当代艺术的研究和推行,曾策划过2005年的“寂静的优雅:东亚当代艺术展”(The Elegance of Silence: Contemporary Art from East Asia)和2006年的“MAM 项目 004: Choe U-Ram”。她曾连续数年担负韩国光州城市艺术馆(Gwangju City Art Museum)和光州双年展的策展人,2002年,她被森美术馆正式聘请。她曾独立或参与策划的展览包括1998年光州城市艺术馆的“窗内外”(Window, Inside and Outside),分别于1999年和2002年在首尔艺术中心(Seoul Art Center)举办的第一、二届女性艺术节,“1945后韩国旅日艺术家展”,2001年的“城市的寂静”展(Silence of the City)和2002年在光州城市艺术馆举行的“深山失牛”展(Lose a Cow in the Deep Mountain)。1996至2002年间,她同时也在韩国全南国家大学(Chunnam National University)任教。 外滩18号创意中心隐藏于由本来的“麦加利大楼”4楼,自2008年1月10日开始,被一场名为《假上海!从拂晓至黄昏的都市肖像》的展览占据了这个并不大的空间。这个展览用影象陈述着生活在上海并寻觅出路的人们的故事,企图撕下假面,让人们看清上海这个熟习却不曾洞察的城市。创意中心毗邻Lounge Bar,一边是艺术豪情迸发的如火如荼,一边是浅口小酌的慢条斯理,艺术与生活融为一体的精致设计皆出自创意总监金善姬女士天马行空的灵感和纤细的艺术触觉。 纷繁的垂幔,昏黄的灯光,晶莹的顶灯,可爱的椅子,创意中心里的每一处都是金善姬的挚爱,每一点细节都像极了她,温暖而敏感。看着她挑选的每一幅装潢作品:那夺眶而出的少女的眼泪,惹人怜爱;那于深谷间纷飞的胡蝶,春意盎然……每幅画都清清淡淡,不浓郁,不张扬,却能捉住人心。 来自韩国的金善姬本人也恰似她为外滩18号挑选的那些画:1袭素雅装扮,娴静时如处子,但当谈到她的创意中心,却又活泼如脱兔,二者之间丝毫没有过渡,仿佛与生俱来般和谐。在这里,金善姬和我聊她的艺术,她的生活。 “我从来不想成为艺术家” 金善姬出生于韩国,犹如一般的韩国家庭一样,她的父母也希望女儿能从小修习音乐、美术,当一个“淑女”。因此,从幼年开始,金善姬就学琴和习画,而且成绩不错。“我的爸爸妈妈很希望我能成为艺术家,但是我一点也不想。”说到这里,金善姬倔强的神情一如当初。 早在高中时起,金善姬就喜欢历史,喜欢思考,成绩优异的她曾打算当一名律师,以唇枪舌剑展现自己的智慧,但终究拗不过父母的期望,还是进入艺术大学学习。在那里,虽然照旧为与父母意见不合而十分痛苦,并不宁愿地选择留校做了老师,但有着远大抱负的她不满足,决然决定孤身一人去美国读书。在美国自由空气的熏陶下,金善姬终于可以自主选择自己的将来了,“我特别高兴我在美国攻读的是艺术史的硕士学位。其实我并不排斥艺术,我只是想能结合自己喜欢的历史,哲学等科目,不单单做一个平庸的艺术家。” 硕士毕业后,一家规模不大的大学博物馆向金善姬发出了约请,正是这个机会让金善姬走向了完全不同的生活道路。“在那里我成为了策展人,接触了当代艺术,我深深的爱上了这个职业。”说起这段经历,金善姬连眼角都飞扬起得意。策展人无疑是符合金善姬理想的职业选择,那是一个需要充分的艺术知识储备,包括艺术理论、艺术史,且要周旋在艺术家、买家、博物馆之间的角色,极大的工作挑战给了金善姬史无前例的豪情。 那“寂静的优雅” 自1995年起,金善姬就扎进了当代艺术的旋涡中。无论是在韩国光州城市艺术馆(Gwangju City Art Museum)、光州双年展还是东京森美术馆(Mori Art Museum),她都着手亚洲当代艺术的研究和推行。面对植根于西方的当代艺术,金善姬苦苦挣扎于挖掘东方文化独特性的努力中。“年轻的时候,我也喜欢西方的艺术,经常在欧洲各国游历。现在年纪渐长之后,我开始渐渐沉醉到东方艺术中,才发觉她的美。”金善姬动情地说,东方元素深不可测,有着寂静的优雅,于无声处表情达意,十分生动有趣。 正是这般对于东方艺术纠结的感情,让她乐于策划展现东方艺术博大精深的展览。2005年,在日本东京森美术馆上演了金善姬策展的“寂静的优雅——东方当代艺术展”。这是一次实验性的展览,展览选用了贯穿于东方艺术中的“山水”和“风水”的意味。空间被划分成山水区与风水区。山水区从整体上符合了一幅山水画的所有元素,有流水的装置,前景有岩石的设计,背景则衬以山的设置,偌大的空间宛如1幅山水画的构建,间隔宛如留白处引人遐思。 另一边的风水区则是另一种天马行空的尝试。“其实在西方人眼里,风水之说是有其一定的科学性在其中的。”有着如此想法的金善姬更是将风水师的指导设计成了展览的一部分,由风水师指导完成家庭装潢设计。其间所蕴含的意境和东方文化的神秘之处自是不可言说。 这份对东方的热爱,让金善姬始终在东方兜转,不曾离开。在韩国和日本实践了她的艺术想法以后,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引发了她的注意。“说实话,中国的当代艺术其实不成熟,甚至于可以说混乱。但是在我眼里,有序相等于无趣,混乱等同于有趣。在各种思想交杂的中国当代艺术圈子,我觉得我可以有一番作为。”金善姬笑着说道,当时恍如是听到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唤着她,她索性听随了心的指引,在2006年来到了中国,来到了上海,担任外滩18号创意中心的艺术总监。 “我永久在筹划下一个展览” 虽然在年少轻狂的时期曾想躲开艺术,虽然现在的金善姬早已放下了画笔,但是不可思议的命运仍然安排她走上了艺术的道路,只是策展人的身份让她找到了另一种关注艺术、接触艺术的方式。 来到上海以后的金善姬劳碌依旧。国外专业展览的间隔周期通常是2年,但是在上海并不会给她那么多的时间。“我觉得项目总是一个接着一个,我永远在筹划下一个展览。”这样的节奏让金善姬没有甚么时间去好好感受这个城市会带给她的震撼。她一度苦于中文程度的限制,“这让我没有办法去接触上海当地的人”,她懊恼非常。金善姬喜欢本土的东西,本土的人,渴望从中激发艺术的灵感。 此次的“假上海”展可以说弥补了金善姬的遗憾,虽然她并没有作为策展人的身份参与,但是让展览落户自己的外滩18号,就足以看出金善姬对它的认可。展览展出的是上海都市中各个角落里的人物和事件,表达的是艺术家对生活的思考。在金善姬看来,艺术已经渗透到人的每一丝呼吸中,可以侵入到生活的每一缕脉动中。艺术不应该是游离于生活以外的,艺术要掌控的是很有可能没有过去,也不曾思索将来的乐观式的,炫耀的现在。即使我们能投向艺术中展现的生活的一瞥是那末的无力,但毕竟聊胜于无。纵使艺术的关注对生活几近不能起到任何影响,但是这类关注是温暖的,是安心的。 如何让这种关注渐渐变得有实际意义是金善姬正在思索的问题。金善姬坦言,她想让艺术在生活中最大限度的发挥影响,甚至于可以解救人的心灵于无形。虽然探究的进程很困扰,但是她已开始了,就不会停止。 夜色下的外滩流光溢彩,金善姬却无暇留恋,她的身影匆匆淹没进人潮当中,又开始了她新的工作,固然,照旧关乎艺术,同样关乎生活。 金善姬忙碌的脚步不曾停歇,她对艺术的思考也不曾停止。有着在韩国和日本的策展经历,让她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更有着国际化的视角,而如今在中国工作的现状,更让她有了亲身的经历和独到的理解。 《21世纪经济报导》:您说过中国当代艺术非常的中国化并没有被全球化浪潮所同一,怎样理解? 金善姬:当代艺术是发源于欧洲,肯定不同程度上深受其影响。包括韩国和日本的当代艺术也有着很深的西方烙印,恍如被固定在了同一的模式上。但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很有自己的特点,很独特,很有自己原发性的想法,无论是用色还是规模上,在我看来都标新立异。这类特别之处常常会给我欣喜。 《21世纪经济报导》: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是怎样的?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 金善姬:毫不讳言地来说,还是比较混乱。虽然当代艺术的名号很响,所谓的当代艺术家也很多,但是其中不乏滥竽充数之辈,需要有锋利的艺术鉴赏力才能鉴别出良莠来。同时,中国的展览馆等体系并不成熟。国外的展览馆不仅是一个场地,更是有着本身深厚的艺术研究的积淀,这是当下中国的当代艺术所远远不足的。而且,现今的市场中,所谓的策展人、艺术家、艺术商人都混杂在一起,并没有特别清晰的划分,没有一个规范的市场和规范的团队去经营。因此,在中国展开当代艺术的环境并不是很好,而且缺少专业人士的各方面调和配合,也会造成一定的困难。当然,这些是不利的因素,但是我也能从中看到其积极的价值。正由于市场年轻,才不会因循守旧,不会原封不动,才有活力,可塑性也很强,由于并没有条条框框,前人的经验在约束着发展。如此一来,中国当代艺术将来会被塑造成甚么模样没有人知道,我们都在摸索中慢慢期待着它的雏形。而且,国外的市场对中国当代艺术还是相当推重的,他们渴望了解。 《21世纪经济报导》:未来在推广当代艺术方面有甚么打算? 金善姬:前面我也说到国外对中国的当代艺术十分推崇,十分喜欢,但是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机会去接触,也就其实不晓得其中真正的价值。虽然陆陆续续有欧洲的展览邀请中国的艺术家去展出他们的作品,但我想影响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作为外滩18号的创意中心的艺术总监,我想让这个地方成为一个平台,能最大限度的展出亚洲的当代艺术作品。我更希望可以在不远的将来,举行一个亚洲当代艺术的世界巡回展览,固然其中会有很大一部分的来自中国的作品。并且我也想以外滩18号创意中心作为一个机构,能够去1些小城市,去发掘更多的被埋没的人材,丰富中国当代艺术的创作气力。 金善姬谈中国当代艺术 从中国艺术的成长背景来看,我们不能忽视中国近期本身的变化及其对世界政治、经济的影响。但是,我觉得无论如何,中国艺术之所以在今天遭到世界的注视完全是由于中国艺术本身的特殊性。我相信正是由于这类特殊性成功地推动了中国艺术。 另外,在谈中国艺术之前,应首先认识到的是当代艺术传承与西方艺术这1现实其实不相同,中国艺术直到半个世纪前与西方艺术还是两个具有完全不同传统的艺术。中国艺术,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亚洲艺术,从大体上看,不仅内容与形式上与西方艺术有着很大的不同,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与西方艺术接轨。这种现象可以看成是把两棵完全不同的树种进行嫁接。同时,中国艺术汲取了两棵树木的精华,并相互融合,成功地进行了交配。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说,中国艺术翻开了当代艺术新的一页,而且可以推想其在不久的未来必将会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 理所当然,中国艺术反应着中国社会的现实。中国社会的飞速发展是史无前例的,中国的当代艺术与飞速发展的中国社会直接或间接的产生着关联。所以,飞速发展的社会以及由此衍生的复杂价值观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框架。 我们知道,中国现代艺术中的表现方式并没有脱离传统,这也恰恰是中国特有的独创性。在这点上中国或许只是改变了它的表象,中国依旧是以中国而存在的。 回顾中国艺术的成长背景,我们有必要认识到西方社会的关注和气力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即中国当代艺术依赖于西方。除中国以外的其他亚洲国家也都面临着一样的问题。由于发掘培养当代艺术家的工作大部分是由西方的策展人或美术馆完成,致使了艺术家自身形成了这样一种强迫性观念,即只有在西方社会中得到认可的艺术家才是成功的艺术家。问题是相对的,在条件卑劣的亚洲艺术环境下,这也许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我们还是要争取取得亚洲艺术主导权,以认识问题,改善环境。 为了使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潮能够久长地延续下去,我认为中国艺术有必要努力使其变得更加有意义。不依托西方,依靠我们自己来发掘新人。由此共同牵引出更多的话题,并创造出成果。可以清楚知道的是中国艺术是亚洲艺术共同命运体的带头人。从这点上看,中国和亚洲艺术的视点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值得高兴的是,近期已有一些有思想的策展人正在努力地脱离西方美术馆的制度框架。虽然是刚刚起步,还面临着制度不完善这1实际情况,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努力不会白白付出,将会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而今后我们应该积极地投身于新美术馆以及建立正确的艺术制度与环境的工作中去。

吃什么治疗尿黄
养血润燥用什么药
下肢深静脉血栓护理
腰疼脖子疼怎么用药
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偏低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